關於部落格
Get U Into Deluxe & Extreme
  • 7895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探路】松蘿湖探勘

第0天

原本預計1/21晚間出發,經北宜高下平面轉七丙省道到玉蘭村投宿。當天土撥正從花蓮趕回,預計11點到台北;而我去台中親家,回程遇到大塞車,接近凌晨一點才回到家中。這樣的時間在出發已經嚴重耽誤行程,不過大家鬥志高昂,2/22兩點半還是出發了。
一路上有問路有找路還有加油,到達玉蘭村已經四點多,意外發現玉蘭村是個難得看夜景的好地方,翻遍旅遊書的我們很意外這名不見經傳的村落居然擁有這麼有潛力的觀光資源。

整個鎮都睡了,整個村都睡了。只有我們過度興奮,原本想說在車上瞇一下等天亮就要出發,車窗上頗大的雨滴聲加上擁擠的空間讓我們完全睡不著。
越睡不著就會越焦急,所以Larry提議乾脆我們不要睡了,去吃早餐。回來找民宿好好睡一覺,過一天再登山。


完全跳TONE的提議居然獲得大家的一致通過。
我們很想在巔峰狀態下去登山,補足睡眠是正確的決定。
晃到了宜蘭市,隨便吃吃清粥小菜。
一路上討論著明天的計畫,大家的精神很疲憊,但是心情很亢奮。

最後回到玉蘭村的民宿,老闆很親切的讓我們一早就投宿,我們趁光線充足時去探路看看登山口的狀態, 探路完畢就去三星吃卜肉(上次跟柏泓軍團去吃的那家),碧玉筍還是好滋味。

中午不到我們回到民宿,開始睡覺。一直睡到晚上我實在再也睡不著,醒來好多次,乾脆叫醒他們,我們去一趟羅東吃個東西,回來繼續睡,2/23凌晨我們比鬧鐘早醒,接近五點就起床整裝備,我的肝臟,一年就這麼一天休息夠本。

第1天

因為前一天下午就寢,所以睡得很飽,還沒到時間就醒了。
精神無敵飽滿。
屋外瀰漫著煙薰茶香的味道,隔壁店家天還沒亮就在處理美味的小吃。
雨已經停了,溼漉漉的道路預告今天還有一場硬仗等著我們。整理過裝備,清晨六點以前我們就到了登山口。

終於要開始了,眼前的叢山峻嶺後藏著一個美麗的湖泊,這山看起來比資料形容的還大,而我們比想像的還要渺小。

清晨6:30我們由標高677公尺的登山口出發,一開始大夥信心滿滿,所以走的相當平穩,一點都不想休息。
不過大家穿的太厚,所以走起來相當吃力。 一開始連續數十階的階梯對登山客來說應該算是五星級的道路,對於平時不愛運動的我們來說已經算是一個考驗。
接下來的道路隱沒芒草林中,泥濘滿佈。冷不妨的被芒草割到耳朵,又因為專心看路,額頭正面撞到橫越的樹幹,正在暈眩中聽到前方COOPER隊友遲半拍的警告 “小心頭!“

7:30左右我們到達林務局的第一鐵牌,看看時間,因為休息的次數多,所以不算快。
接下來的道路較少泥濘,但是開始要在樹根盤亙與石塊散佈的道路往上攀爬,走了一小時多,我前方的隊友已經氣喘吁吁,而我的大腿也已經開始酸痛。

人只有這時候會後悔平時沒有多多運動。
8:50我們到了標高812公尺林務局第二鐵牌,我的數位相機電力時有時無。
這地點大約佔整個路程的1/3,所以我們知道我們的腳程不算快,也許是因為我們的裝備不算少,決定攜帶DV還有椅子真是Bad idea...

除了個人衣物與食物外,LARRY扛了五公斤的水加食物,土撥扛了四公斤的帳篷加廚具,我扛了三公斤的水加罐頭與攝影器材,Cooper多扛了10公斤的鮪魚肚加鍋子。

當大家看到第二鐵牌有清淨甘甜的水源可以飲用,LARRY最為氣憤,因為他白白扛了五公斤的水走了3.5公里的崎嶇山路。
稍作休息與補充體力後,我們繼續往下走。只希望後面的道路可以好走一點。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後面的坡度實在有夠陡,前面的辛苦其實已經算是小Case了。
經過一段陡坡,直上標高940公尺的高地,我們開始信心動搖。因為我們已經沒剩多少體力,而前方的道路又像永遠都到不了一樣,這時的時間已經是10:35分了。
看了看地圖與指北針,西北方有一座山頭聳立,看樣子我們要再翻過那座山頭才能到....大約還有五公里左右,目前已經比預定的時間晚了。

在稜線上隨山勢穿梭,上下攀爬。肩頭沈重的裝備與腳下不專業的鞋子都在耗損我們的體力。
不過,這一段路相當奇幻美麗,我們時常被山嵐霧氣包圍,做為壓隊的我時常透過林間的霧氣看到隊友背影。
一陣陣髒話化為攀爬的動力,前後都沒有其他團隊出現,除了三字經還有喘氣聲,彷彿整個山上只有我們四人的聲響。 我喜歡針葉林間的氣氛,日治時期所砍伐的神木遺骸配上濃霧,厚重的地衣苔蘚明確展現我們處在深山孤寂的氛圍。

林間有一股樹木的香氣,像是檜木還有樟樹混合的香味,除了要在討厭的巨石間爬上爬下,這裡可以說是相當幽靜美麗。

11: 30我們到達地三鐵牌,計算一下時間,我們確定無法在中午趕到湖邊。
Cooper已經在說喪氣話,我知道來這裡不是他的夢想,所以我壓隊在後一步步的緊跟著他,不讓他有絲毫停下腳步的念頭。
土撥不發一語默默的挑戰自我極限,Larry痛苦的扭動肩膀紓解酸痛。

夥伴們別擔心,我有保留最後的體力,我到最後都不會捨棄你們,我是你們堅實的最後靠山。
在山林間帶著重裝行進,卸下裝備後大家都會渾身冒煙的散發水蒸熱氣。
現在大家都有點灰心,泥濘與重裝使我們休息的頻率增加。目前已經每隔10於分鐘就會停下腳步來喘息,我不確定除了我以外有多少隊員發現周圍美麗的景色。



到達標高1127公尺的稜線,Larry已經再也背不動沈重的水源包包,我提議交換包包。雖說我的兩個包包加起來比較輕,但是因為分成兩包不方便背負,所以 Larry的痛苦指數還是居高不下。
12:50經過拉繩區,大家利用細繩攀爬陡坡巨石。整個拉繩區遠比想像的遙遠,相當不好走。

Cooper瀕臨崩潰,走起路來搖搖晃晃而且相當緩慢,換我肩負沈重的飲用水,我不能在走在最後面,我得趁我有體力時趕快到可以休息的地方。

“怎麼還這麼遠?“大家不斷的抱怨著

這情景,我在電影-魔戒二部曲有看到過,小小哈比人顯現無比的勇氣,背負沉重的魔戒要拿去末日火山丟。一路上的挫折與困境不時考驗原本安逸樂天愛美食的哈比人。

此時後方傳來談笑聲,是追兵,是其他的登山隊伍。我們已經快被追趕過去。 又是一陣陡上十字鞍部。
大家把包包丟在地上,無力的癱坐著,失望絕望全都寫在臉上,其實距離松蘿湖已經只剩不到20分鐘的行程。
時間大約下午1:30,後方的追兵交談聲越來越清晰,我想要有比較好的營地位置,所以我堅持繼續前進,但是我也想讓大家可以休息多一點。是我該盡一份心力的時候了,我要將我保留的體力全部發揮在這最後的路程。
所以我獨自背起飲用水包包,又抓起攝影包包,我想要搶先到達湖區,用DV記錄大家到達的畫面。
因此我就像是被追趕的野獸,倉皇的往湖邊逃竄。沈重的負擔加上額外的攝影機包包,幾次下腳處選擇錯誤,險些扭傷腳踝。
大腿,膝蓋與腳踝都承受極大的壓力,在衝下坡時只能靠抓取樹幹樹枝來緩衝力道。我走過,留下無數斷枝殘幹,寸草不生。 遠處看到一彎湖水,我興奮的大叫“土撥!!!我看到了!!!我到了!!!“

我終於到了,而且是第一個到的。選最好的草地擺包包,宣示這塊地就是我們的營地。土撥也隨後到了,拿出帳篷開始佔位置,追兵的斥候也到了,選擇旁邊下坡地紮營。


我們其他隊員陸續都到了,Larry說“要到達天堂以前原來要先經過地獄“ 真是說到心坎裡了

真美麗,真值得,真感動,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一弧彎彎湖水,湖畔如茵綠草,襯著紅色地衣(滿江紅,水生植物),營地柔軟的泥土長著細草,帳篷正對湖畔依山傍水。我的相機不夠好,記錄不了真實的色彩;沒帶腳架,無法進行慢速曝光。

要真正到現場才會知道我所謂的松蘿湖-十七歲之湖有多美。

松蘿湖位處於南勢頭溪的上游、雪山山脈的北邊,海拔標高1300公尺,四週為山巒所包圍的高山凹地沼澤湖泊,是一座隱密的高山湖泊。 由 於松蘿湖是位於高山山谷中,終年都是在雲霧繚繞的夢幻中,湖面總有一層薄紗般的雲霧籠罩著,始終無法讓人看清全貌,所以當地有人稱為『夢幻湖』或『十七歲 之湖』。四周林相豐富,混生著雜木林及闊葉針樹林,目前尚保留著許多原始的自然風貌未被破壞,故動物生態也非常豐富,尤其在每年10月至翌年4月這時期松 蘿湖水量充沛,常有許多候鳥群遷擇這裡避冬。
每當陽光照射湖面的時候,湖面倒映七色彩虹的暈影,彷彿十七歲少女紅暈敷面,景觀獨特而迷人,有一份淡淡的悠情,置身其中,令人陶醉,忘卻不了。松蘿湖一年四季都在下雨,遊客前往時須攜帶雨具。

拼了老命擠出最後的體力,總算沒被追兵的快馬斥侯給追到。


我們一股腦兒的脫去泥濘的鞋子褲子,去湖邊稍微清洗。湖水水溫超低,洗完全身發抖。湖水優養化,不甚清澈,怪不得資料中都說飲用水要另外取。

剛剛所謂的追兵,其實是相當親切的登山隊。
熱情的與我們攀談,領隊親切的邀約我們一起跟他們用餐還有取水,但是我們實在不好意思說我們的食物其實夠養活一個軍隊,而且我們的水乾淨到不行。
也不知道為何對方的領隊要在我們帳篷旁邊換衣服,遺留毛巾披在我們帳篷上。我直到離開前都不知道是誰的,結果淪為我們擦拭帳篷用的抹布。

因為環境太冷,我們開始煮水煮湯,慶祝大難不死。隔壁登山隊派人去南勢溪源頭取水,經歷50分鐘提回幾瓶微混濁的泥水,這就是他們喝的水。回頭看看我們五公升清澈的礦泉水,由衷感激LARRY的奉獻,這才是我們真便宜遊戲隊的精髓阿!
時間還早,莫約四點多,我們就開始煮晚餐,今天吃有很多牛肉塊的牛肉麵,一人連吃兩碗,犒賞今天辛苦的跋涉。

土撥堅持要生火,戶外撿來的樹枝居然也能燒出火苗,木頭的煙味讓整個湖畔更像世外桃源。這才像是露營!!
食物太多怎麼辦?就狂吃阿。因為外面實在有夠冷,所以我們整鍋麵都端進帳篷吃,連爆米花都在帳篷裡面爆。可能因為我們沒在帳篷外吃東西,所以隔壁隊伍以為我們很可憐,都沒吃東西吧。

吃完東西,大家打開睡袋躲進去,作好要睡覺的態勢,山上的氣溫真的很低,連平時不怕冷的我都受不了。現在時間才下午五點多,但是大家都不想離開帳篷。

松蘿湖最美的時候在晨昏,所以我們一決定明天六點要起床,不到晚上六點大家就躺平,果然大家累了,馬上進入熟睡。 凌晨兩點我們醒來,又吃了睡前的煙勳乾酪,很適合天氣寒冷的高山。吃完強迫自己再睡一下。終於到五點已經完全睡飽,迎接松蘿湖的早晨。


第二天

松蘿湖的早晨有多美?很美,但是因為現在的天氣本來多霧陰沈,所以沒有網路上所說陽光撒落時的七彩變換。胡亂拍了一些照片,因為光線不夠,搖晃的很嚴重。

早餐畢,清點稍後下山需要的乾糧,隔壁登山隊領隊來關心我們,擔心我們沒吃好,邀約我們過去吃湯圓。(可能正好又看到我們把乾糧攤在帳棚內) 我強忍剛剛美味肉醬麵的飽嗝,直說我們有吃過了謝謝他們的好意。我應該寄一張終極露營的光碟給他,讓他知道我們在野外從不讓自己餓著,無需掛念。

松蘿湖單程要走6-8小時,所以前往的登山客造訪的時間表就像住汽車旅館,一般要住宿的都是下午CHECK IN,隔天中午以前要CHECK OUT,不然會在天黑以前還在山裡面;脚力健的人如果當天要輕裝來回,只能停留大約2小時就要折返。

有帶重裝的我們並不是登山好手,所以我們預計10點離開湖區,多一點時間緩衝。
沒想到下山相當順利,原本鬥志缺缺的胡老師受到我的鞭策,死命的趕路,前方的土撥與Larry正好完全不想停下來休息。

“這跟計畫的不一樣“Cooper不斷的碎碎念,抱怨他們不體恤胖子需要休息。

中途休息時遇到早我們十幾分鐘折返的隔壁親切登山領隊,他說他的毛巾不知道去哪了,這時我才想到原來那不知名的毛巾並不是烏鴉叼來的,但是因為已經變成抹布,我也無法生出來還他,有點給他不好意思。
今天我將開山刀掛在腰間,但是會卡到我的腿,所以我用手將刀柄下壓才能走路,看起來就像一個捕快在押犯人,驅趕著嘟嚷的COOPER不斷大步向前。擦身而過的上山登山客看到我們這兩個人,一定是滿臉的疑惑,現在這時代居然還可以看到捕快押解犯人的畫面。
下次千萬不要帶刀子還有DV。

原先嚴重落後隊友的Cooper終於在最後1/2的路程抓到行進訣竅,提著90公斤的身材一股作氣往山下衝,看的出來他想回家了。

而我嗜血的在後面不斷的鞭策再鞭策,嘶吼叫囂順便打哈欠,等會合Larry兩人後就繼續趕路,最後1/3路程發揮最大動力,四人馬不停蹄的趕路,又是一陣飛砂走石,遇樹斷枝,遇草拔根。

結果我們不僅超越隔壁搭營的登山隊伍,還趕上沒帶裝備的輕裝隊伍。花了四個半小時就走完全程。 事後COOPER也很意外自己有這樣的意志力與潛力。所以說,人阿,就是要去激發自己的潛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